2012.9.6国际儒联顾问吴小兰在"宋明时期儒学基本特征与思想精华"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
日期:2018-11-06 浏览量:287

关于儒学,这方面我是个小学生。因为我们上学时候呢,已经不把这个作为启蒙的东西,像四书、五经都没有读过。而且我是学机械的,从事机械制造行业好几十年,所以和在座的专家学者比起来,我是个小学生。就是离休以后,尤其是开放改革以后,慢慢地我发现在人们的世界观上比较大的偏颇,就是太过于计较经济利益,或者说急功近利这个偏颇。我们提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注意发挥产生单元的作用,个人、家庭的作用,这确实很好地创造了社会生产力。但是也确实出现了思想上的偏颇,这个不能否认,不能忽视。如果用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,比如"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"这样的古训来反思,那就不应该是单单为着钱、钱、钱。我们首先应该是奉献。为谁奉献?为我们的名族,为我们的国家,为我们的人民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我们怎么样行政,怎么样搞经济?管理的现代化,生产技术的科学化,技术进步,那是没得说的,是应该这样做的。但是人对事物,人对人,对自己的家庭,对自己的下属,对自己的上级,对自己的同事,于此中间怎么做人呢?由于几十年来对于人文教育的疏忽,小的时候做人教育、启蒙教育也差一些,所以你看,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现在表现在哪里呢?恐怕不尽理想。实际上,对人的教育,就是怎么样做一个人的教育,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很多,而且只有在中国是最规范的。老祖宗告诉你了,人人都是可以学好的,"人之初,性本善"也好,性本向善也好,都是这个意思。但是他也告诉你,"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",强调后天教育的重要。当然,我们拒绝大多数的家庭还是保留我们两千多年来的优秀传统文化的。所以说既然有这么好的东西,那我们就要把它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应该怎么样做人?就是不要做见利忘义的人。我在企业家中间从来不提倡最大利益。什么是最大利益?利益都是相对的,本来是别人的利益、应该分配给别人的利益,被你侵占了,就算成你的最大利益,者是合法的吗?所以我不提倡这个。我提倡,企业家你的很多个人所得不要留给你的子孙,这个我们是有古训的。民间的力量要尽量多做公益的事,拿出钱来资助公益事业。像我们这个儒学的研究、普及,有很多人都拿出钱来资助。因为我们中国人有这个好的传统,比如说在座的赵毅武先生,他是一贯支持儒学的普及和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今天在座的都是专家、教授,达德之人,那么我要向你们请教了。我这几年有一个小小心得,就是以往的学者他研究问题的时候,总是和当时统治阶级的需要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。是不是这样的啊?比如说程颐兄弟1300多年前(北宋),他们那个时候的学术也离不开当时的大环境。我们今天研究程颐兄弟的学问,要看它的主流,要看它的普遍性,还要考虑怎么样用宋明儒家、理学家、心学家好的研究成果,为我们现在开放改革后三十年所用。这是个很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另外,我们不单要做好学问,还要好好做人。我们总结自己的前半生或者前半辈子,总得一分为二,有一个优劣之分,是不是还是就做、坏事不做,照这样来要求自己了?现在我们的社会需要"德",需要以德治国。老百姓有句话:现在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德。这个话听起来很难听但是说的有道理。当然你说整个社会都缺德,那也不是。但总归是希望国家要由德才兼备的干部来做事,而且越来越多。不要不时地就出现什么死刑死缓的贪官事件,很不光彩啊,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很羞愧。所以我们要教育干部,自己做了不好的事,父母无光,促使他们良心发现,这是最起码的道德思想教育。说起道德思想教育,本来共产党的教育里面有这样的一部分,只是现在强调的不够,老祖宗的好东西丢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

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各个朝代,不管是儒家的还是其他各家的,都有教育在社会上怎么样做人的道理。不如,什么叫做君子?君子是什么样的?我们要不要做一个君子?都有很多说法。总之,我们要有自己的文化和文化底蕴,培养我们一代代有道德的,有智慧的,有六艺的,这样一个比较全面发展的人民,来做我们各个岗位上的工作。我对儒学始终抱着一个找到精华为现代服务的态度,现在还在找。

谢谢大家!

联系方式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科韵路16号信息港A栋8楼 电话:020-85559738

邮箱:517250517@qq.com